花卉迷 花卉迷 养花知识 文章正文

散文《养花》

摘要: 过去我沒养过花,一来没时间,再也没心情,也就是沒有那种闲情逸致。上个世纪70年代后期,有一天邻居打扫卫生,将剪掉的一堆月季枝子准备随垃圾一块倒掉,经他同意,我拾了几枝用剪子修了一番,随手插在一个破瓦盆里 ...

过去我沒养过花,一来没时间,再也没心情,也就是沒有那种闲情逸致。上个世纪70年代后期,有一天邻居打扫卫生,将剪掉的一堆月季枝子准备随垃圾一块倒掉,经他同意,我拾了几枝用剪子修了一番,随手插在一个破瓦盆里,浇上水。过了半月,那不起眼的枝子竟然出芽了!全家人都围拢来看,兴奋得不得了。又过了些日子,那些芽苞便舒展成嫩綠的小叶子。一般插月季应该在夏季七八月间,我那时不懂月季的习性,已经是晚秋初冬的时候,谁知这些月季能不能活呢?真是无知胆子大,月季竟然活了!当时只有高兴于是乘兴填了一首词:

醉花荫

泥瓦陶盆细河沙,月季截枝插。窗前慢孕育,晩秋初冬,半月出新芽。

嫩叶初张绿无瑕,碧玉小人家。来年五月时,乘风送香,嫣然俏娇娃。

到了第二年的春天我一共分了三盆月季,五月全都开花了,粉红粉红的颜色,花很小,不过很香,据说这是香水月季,是月季中的上品。这以后市面上花市渐渐多了起来,我不仅养月季,也养夜丁香、茉莉、代代、米兰、非洲茉莉和桅子……就是一个高兴。可是工作一忙起来就顾不上这些花草,加上米兰、茉莉、桅子这些适合南方水土的花木,在北方养植需要许多必备的条件,我那时缺乏这方面的知识,有些买时很好,过不了多久就枯黃死掉了。

后来由于岁数大了,爬楼不方便,就由海淀搬到朝阳的一个小区租了一套一层带小院的房子,离孩子住的地方很近,也互相有个照顾。小院的主人在院子里种了不少花草,尤其是两棵月季长势非常好,足有一人多高,而且枝条非常粗壮,一棵开粉红色花朵,另一棵是深红色的最好看,看样子足有十年以上的花龄。我的那些月季花就显得相形见绌了。有一年都到了十二月,那棵深红色的月季仍然结出了许多花苞,有一朵花苞眼看要绽开了,花瓣深红的颜色已经展露了出来,夜里忽然一场风雪,气温骤然下降,不到两天这些欲开未开的花苞

全都凋萎了。为此又填了一首词:

踏莎行

月季无季,小雪初降,一枝嫣红欲绽放。红顔初露遇冰雪,哪堪西风添愁怅。

自赏孤芳,空怀跌宕,寂寞独枝无相向。五月何不争高下。辜负了俊俏模样。

那时我已经因病退职多年,逍遥于无是非之地的感觉对于一个病人来说,实在是一种难得的福份。清静和寂寞是福气的一半,只有在这时才体会的最真切实在。而养花正是这种无拘无束、自由自在生活的一部分。

再后来干脆卖了城里的房子,在郊区定居下来,院子比朝阳那边大,我于是对养花的兴趣更浓了。这里种月季可比盆里不一样,几年功夫就长得又高又壮实,院子里除了有金银花,还种上紫藤,架子是现成的,只需买来种上即可。我喜欢的米兰和桅子各种上两盆,这种南方花卉必须进屋过冬,所以不便种在地里。又买来养花知识一类书籍认真阅读,才知道这里面的学问大了去了!而我对花卉的认识只是皮毛而已。

到了春天,金银花长势非常好,大有攀上篱笆张望世界的势头。到了开花的时候滿院馨香,沁人心脾,花形也十分別緻,象扭丝一般婀娜多姿,花色呈金银两色,令人想起它的命名,真是叫人有一种莫名的感叹,于是写了一首打油诗:

金银花开滿篱头,

朵朵两色争上游。

此中略嫌嘲讽意,

今生“黃白”欠运筹。

第三年的春天,那紫藤更是显出了威风,滿架的紫藤花挂在绿叶下随风摇曳,香气扑鼻,令人陶醉,招来了许多蜜蜂。老伴也高兴地走来瞧,抬头望着兴奋地说:“哎呀,真好看!这花真香,听说紫籐花和槐花一样可以吃,哪天咱们也摘点尝尝。”我看老伴高兴的样子,心里感到无限的欣慰,这些年来特别是我生病以后,她太辛苦了,家中里里外外都是她一人照应,买菜、做饭、洗衣拖地、去医院拿药,一天到晚她总有干不完的活儿。所谓“一日夫妻百日恩”这个“恩”字用苍白的數字真是无法计算!她也喜欢桅子花,桅子花开的时候我便摘下几朵放在桌子上,这花儿颜色洁白、香气袅袅,她老远就闻到了,走近低头嗅了嗅,笑了起来:“真香!这香气怎么这么好闻!”于是她找来一个小口杯子,盛上水,把这洁白馨香的花朵插放在杯中,杯子垫得高高的,所以我们这屋子里便整天可以闻到桅子花香了。

2017年9月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