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我们一起了解一下中国贵族水果的演变史

摘要: 一、今天的网红们爱和车厘子合影以低调炫富,但实在,这并不是什么新鲜套路。1985年,北京一份杂志在介绍香港人生活富足时,特地拿水果举例,“香港人日吃水果百万公斤”。从这篇文章,内地的不少读者第一次听到了“ ...
一、

今天的网红们爱和车厘子合影以低调炫富,但实在,这并不是什么新鲜套路。

1985年,北京一份杂志在介绍香港人生活富足时,特地拿水果举例,“香港人日吃水果百万公斤”。从这篇文章,内地的不少读者第一次听到了“车厘子”三个字。

杂志编辑敏锐地意识到,衡量生活富足既不应该看温饱必需品,也不看奢侈品,而是看游走在必需与改良之间的商品,比如,水果。

日吃水果百万斤,今天看似乎并不值得羡慕,无非是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。但80年代初,内地居民平均每人一年才能吃上6公斤水果,而香港居民一年能够吃掉70公斤以上。

当香港市民开始拿水果当饭吃时,我们还在拿饭当水果吃。

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1978年,傍边国开始全国大规模种植商品水果时,中国的水果总产量仅有657万吨,就算全部平均分配给所有人,每人每年也只有寥寥数斤水果能够吃,而同时期发达国家人均水果消费量已经快要超过100公斤。

不过,中国人对水果财务自由的渴望没有多久就得到了满足。到了1993年,中国的年度水果总产量就已超过印度、美国,成为世界第一。这时开始,水果开始走入平民餐桌,大家渐渐习惯了餐后有水果的生活。

依据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(2014-2020 年)》预测,2020 年我国水果人均消费量将达到 60kg。相比四十年前,中国人要多吃近10倍的水果。而这四十年间,中国的人均GDP则增长了100多倍。中国人能够比四十年前少得多的家庭积蓄,享受十倍以上丰盛的水果。

在吃水果这件事上,中国人算是提前进入了共同富裕。不过,温饱一旦满足,总有人热衷于寻求新的商品作为身份标志。

1995年,《南方窗》杂志派记者去探访了广州神秘的新富阶层夜生活,后来,记者在文章里特地描写了酒吧里售卖的一种名为“红粉佳人”的高价鸡尾酒,而这类酒的标志是调酒师会配上一枚“血红色的车厘子”,“这似乎是为那些失恋的男子准备的”。

车厘子根本没有想到,二十年后,自己还要继续服务那些失恋的风一样的男子,只不过,是从鸡尾酒走向了餐桌。

今年情人节,来自多个电商的消费数据显示,高品质车厘子成为了新的表白神器。按照产地和大小,车厘子被分成了不同等级,最高的4J级别车厘子,价格曾经达到120元一斤,粗略估算,平均一颗车厘子4块钱。

毫无疑问,二十年后,车厘子终于摘下了“贵族水果”的宝座。

但假如拉长目光,中国最近十年的水果消费史上,贵族水果的宝座上挤满了前赴后继的牺牲者。

城头变幻大王旗,各领风骚三两年。
12345下一页

相关阅读